新闻中心
全国人大代表程京:建议国家组建重大疫情智慧
发布时间:2020-05-23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原标题:建议国家组建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

5月15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向记者介绍生物芯片。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5月15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向记者介绍生物芯片。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建议,国家应该开发“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利用布设在医疗机构的一系列生物传感器,使用5G通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相结合,检测数据直接推送,方便对第一手的疫情信息进行决策。他透露,可准确、便捷、快速检测新冠病毒的车载式全集成呼吸道常见病原体现场快检芯片系统正在紧急攻关,预计最快7月投入使用。

  新京报讯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透露,可准确、便捷、快速检测新冠病毒的车载式全集成呼吸道常见病原体现场快检芯片系统正在紧急攻关,预计最快7月投入使用。

  当前,新冠病毒仍在多国肆虐。中国与10余个国家接壤,陆地边境线长达2.2万公里,入境口岸众多,自然环境、医疗条件差异巨大,如何确保将新冠病毒阻止在国门之外?

  准确、快速识别病毒是第一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多次要求提高检测能力,5月15日的会议提出:“加快推进提高检测能力、扩大检测范围相关工作,突出加强更加准确、便捷、快速的检测设备和试剂研发生产,加大检测人员培训力度。”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暨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程京表示,目前正在开发准确、便捷、快速检测新冠病毒的车载式全集成呼吸道常见病原体现场快检芯片系统(又称车载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目前,可在50分钟内出结果的全集成核酸检测芯片、轻便的临床样本前处理仪、可避免人工采样操作引发操作者感染的口腔咽拭子取样机器人及可搭载实验室的改装汽车等一系列项目攻关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部分已经完成,预计最快7月份可投入使用。车载实验室可灵活机动、便捷地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将在边境口岸、社区发生聚集性疫情等应用场景下发挥重要作用。

  形似光盘的透明圆盘,直径不到10厘米,被各种微细管道和凹槽形状的反应池分成不同的功能区域……程京说,这是中国第一张全集成封闭式核酸快速检测芯片,在近日刚获批为国家应急项目,即将进入国家药监局应急审批。

  所谓全集成,即取样样品进入芯片后,芯片立即封闭,之后样品处理、生化反应和结果检测这三组功能均不需人工干预,全部自动完成。

  包括正在进行医疗器械申报自行研制的临床样本快速灭活前处理仪,由清华大学机械系负责开发的口腔咽拭子取样机器人、汽车改装等车载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的其他部分正在配套研发中。

  程京建议,国家应该开发重大疫情分析仪器直报系统,利用布设在医疗机构的一系列生物传感器,使用5G通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相结合,检测数据直接推送,方便对第一手的疫情信息进行决策。这就是“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

  ■ 对话

  快速推出六项呼吸道多病毒核酸检测芯片

  最新款芯片检测灵敏度大幅度提高

  新京报:新冠疫情发生后,博奥很快推出了可一次性检测6种呼吸道核酸病毒的试剂盒,与单一指标检测产品相比具有什么优势?

  程京:生物芯片具有高通量的特点。这次新冠病毒暴发之前,我们已经研发两种芯片,一种是13种呼吸道病原菌核酸检测芯片,药监局已经批了;另一种是19种呼吸道病毒核酸检测芯片,因疫情紧急,我们听取钟南山、李兰娟两位院士的建议和意见,拿掉原定19种病毒中一种罕见的病毒,把新冠病毒给放上去了。由于时间紧张,无法把19种病毒的临床试验全部做完,所以后来就只申报了6种最常见的。

  冬春两季发热门诊的患者,可能是甲流、乙流,也可能是细菌性感染等,博奥的多指标核酸检测芯片产品可以一次性将其检测出来,而且只需一个半小时。它不仅能帮助医务人员快速鉴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还能有效鉴别流感患者和新冠肺炎患者。

  新京报:这些芯片使用率如何?

  程京:我们的产品是成建制成系统的,仪器是通用的。从2016年呼吸道病原菌核酸检测芯片试剂盒获批至今,全国有将近400家大医院引进了我们的检测系统,今年2月22日六项呼吸道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获国家药监局应急审批批准(注册证编号:国械注准20203400178),很多医院都引进使用了这款芯片。

  新京报:核酸检测存在测不准的情况,我们的芯片是否能滤出一些干扰?

  程京:检测结果的假阴性由多种因素造成。任何检测手段都有检出限,对于任何一个检测产品来讲,当被检的物质浓度高于它的检出限的时候,才会检出来,从技术上来说就需要提高试剂的灵敏度。我们开发的最新款芯片,它的检测灵敏度又大幅度提高了,可以达到300个拷贝/毫升,时间也缩短到一小时以内。

  新京报:生物芯片的工艺复杂,会不会产生用不起的问题?

  程京:其实,生物芯片跟手机和计算机里用的电子芯片不一样,它就是一个耗材,所以我们就要控制它的成本。生物芯片的价格是由国家物价部门定价,定价规则不问你是否复杂,而是根据检测病毒数量、是免疫检测还是基因检测来定价的。我们在技术手段、物料上进行了控制,所以能够实现较低的价格,以至国外一些同行都不相信我们能做出来。

    开发车载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

  新京报:为什么要研发车载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

  程京:疫情发生之后,我们接到很多国家层面的研发任务,做相关的应急研发。比如说,前期防疫情输入,有些口岸连像样的医院都没有,更不具备先进的核酸检测手段,但新冠病毒又是烈性病毒,所以我们急需开发一种在普通环境下可以做检测的封闭式、全自动的车载式快速响应实验室。采集咽拭子的过程,要避免人工操作,所以要研发口腔咽拭子取样机器人;病毒快速灭活需要自动化,需要研发临床样本灭活前处理仪;中国各地检测现场气候、气温差异大,要保持一个稳定恒温的环境,就要做车载式检测实验室,所以又要改装汽车……牵扯出很多产品要开发。所以,清华大学就在3月初,由校长亲自主持,专门为此成立了抗疫突击队。

  由于它是车载的,灵活机动,比如社区暴发群体性疫情,把搭载检测实验室的车开过去采样检测,可减少人员流动带来病毒进一步传播的风险。

  新京报:当前对新冠病毒的防控已经进入常态化阶段,你们的研发是否也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程京:是的。产品的性能在不断提升,比如芯片,以前是半自动的,需要一个半小时出结果,最新的全集成封闭式新冠病毒检测芯片,50分钟以内就能完成,而且检测灵敏度更高。

  与此同时,我们对病毒的认知也越来越多,比如发现它在不断变异,如果病毒基因序列关键点有变化,就有可能检测不出了。所以,对病毒的检测和治疗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建议对全民进行健康一体化管理

  新京报:对于完善公共卫生体系,您还有什么建议?

  程京:今年考虑提两个建议,一个是针对此次疫情的发生,建议国家应尽快建立“重大疫情智慧监控天网”,以应对未来可能再出现的新发、突发传染病重大疫情;另一个是继续呼吁关于大健康、治未病的建议。也就是未病先防。要对全民进行健康一体化管理。这是一种中医和现代科学技术手段的结合,把我们的传统医学守正创新、发扬光大,让我们的文化和文明通过医学窗口被世人所接受。

  以我们在重庆做的10万人社区糖尿病筛查为例,我们得出了卫生经济学指标,是1:25.67。也就是说,主动做糖尿病筛查需要花一块钱,如果等患上糖尿病再去救治,就需要花25.67块钱。问题在于,糖尿病基本上是终身药物依赖,严重时会引发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我们全面脱贫以后,富贵病的数量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控制,三高就可能会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所以我们考虑对三高人群进行主动筛查和积极管理。在重庆做完了10万人社区糖尿病筛查以后发现,得了糖尿病却不知道的人数高于已确诊糖尿病的人数。这个情况只有通过主动做筛查,才能够提前去干预。

  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点击进入专题: 同舟共济·不负韶华-2020年全国两会新浪特别报道

责任编辑:祝加贝

重庆坤卓科技有限公司 | 天工视觉图形设计中心版权所有 © 2007-2011(tankodesign.com),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02928号-7